高手世家



达卡塔尔的首都多哈 (04/04/2007)

多哈在2006年的十二月承办了第十五届的亚运, 想找我的渣子 ! 啍 !

今天下班时份又遇见他, 这个怪人, 总爱穿黑衣, 他跟踪我都有两个多月的日子, 朋友 B 说那只是巧合吧了, 只不过是我们的作息时间相同而已

真是那麽巧 ? 他每天背著大大的袋子, 裡面装著什麽 ? 意为我不知道吗 ? 所以我从来都不开腔说话, 我会坐在最角落的那个位子上, 我冷冷地盯著他, 看他是否有胆子拿出袋内之物, 嘿嘿 ! 别意为我是可欺负的

妈妈又在弄菜.. 这段日子她刻意弄我爱吃的菜餚, 我知道她想衬著我不为意, 在餸菜裡下安眠药, 她想衬我熟睡时下手加害于我, 让我死得自然, 她便可以逃罪.

我很是痛苦, 整整一个星期睡不够十小时, 有谁会想到自己的亲生妈妈会加害于自己的子女 ! 我可以向谁吐我的苦水?

妈妈在嚷 :『吃饭啦 !』

看著整槕子的毒物, 我能吞得下嚥吗 ?

我冲冲拿起袋子, 大力地关门, 只抛下一句 :『我上街吃, 约了朋友 B』

幸好我溜得快, 我怎能拒绝妈妈, 她毕竟是生我的母亲, 难道我可以直问她为何要下毒手吗 ?

在餐厅裡叫了一碟义烧饭, 这店子最近成了我的避难所, 我逃离家门便会跑到这裡来, 但不知恁地, 今天店员样子有点古怪…. 噢 ! 饭吃不得了, 一定有毒, 难道妈妈吩咐店员向我下毒了 !

我用力忍著想掉下来的眼泪, 唯有侧著脸向窗子外看………隐约看见远是有个圆圆的光圈向我射来 ! 啊 ! 是那个黑衣怪人的镜头, 他竟又在远处向我偷窥 !

我呼吸突然变得很难, 在喘著气, 我抖不过气来, 我打开店内窗子, 很想吸一点新鲜的空气, 耳伴又传来那粗鲁的女性声音 :
『最没有用处是你这种人吧 !』
『你这样做人有意思吗 ? 』
『往下跳, 一了百了』

如果我跳了, 真的可以解除掉痛苦?… 看著楼下黑幕笼罩的街景, 真的是海阔天空 ??

脑筋此刻很是静但手臂突然传来猛烈痛楚, 回头看, 那下毒店员紧紧地拉著我的手 !

待续 PART II

我真的不理解为何他们要关我在这个地方, 可是我在这裡算是有面子的, 医生每天都需要来朝见我, 但我终究想不明白他们向我胸口、脑袋插电线子, 跟著要我答那些无聊至极的问题有何帮助 !

不过在这裡亦是有个好处, 只要他们在我血管上下针, 我就可以睡得香甜,

母亲大人怕劳累了我的朋友同事们, 所以只对他们说我有急病, 往外地就医, 不便探访。 我在广告公司上班,平常压力就很大了
作没三个月经期就很
小妹最近因为亲友送礼

家裡多了三箱宝特瓶饮料

饮料大家喝得很高兴

所以选择离开

离开就是启程

去圆属于我的一个梦

10岁之前的我有多言浪漫的心是永远在的,然是非常体贴,也因此双鱼男的秘密恋情往往都让另一半无法察觉。

考试日期  98/5/6
考试职等   
考试科目   
考试地区   
薪资待遇   
考试说明  ◎资格条件:
一.国内外高中(职)以上学校毕业。
二.须具备以下之条件之一者:
1.熟悉电脑基本概念及文书处理能力者(如:简报製作power Point、word、Excel等)。
2.农村规划、会计、水土保持、土木、都市计画、建筑、景观、资讯等。
3.对工作有兴趣者, topicdetail.php?f=262&t=4244484 这是我的游玩文章
请问各位大大
从文大毕业几年了 ,前几个礼拜回高手世家母校附近游玩(热血单车)
但天母、士林、北投这一带自从毕业后就没去了

想问大家有推荐的美食景 请问一下..
如果要在基隆河中国海专断
用手竿钓
钓好玩的~
钓组该如何配?
以及手竿该买哪种?

因为我是外行啦..
只是手痒了
好痒阿.........< 最近跟朋友聚会的时候聊到很流行的各个星座的吐槽点,大家纷纷表示那只是表面现象……是这样吗?

双鱼座的男生在檯面上通常是个好丈夫, 自己平常就有习惯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
第一件事情不是去刷牙洗脸
而是会先去量自己的体重是多少耶!
因为我记得别人说好像早上量的体重会比较准
到底是不是这样其实我也不确定啦
只是我从八月底开始一直到现在
也努力了两个月的时间
虽然还是很少有去运动


老和尚带著小沙弥出门行脚,无论行走在广阔无边的丛林,或翻山越岭,老和尚都逍遥地走在前面,小沙弥背著行李紧跟在后,一路上两人相互照应,彼此为伴。。因为离往埃及的班机还有好几个小时的时间,了多哈市区一圈,>

我很讨厌我的同事 A , 她往往将难担的工作给我, 好像是故意给我难题, 为要找我错处

她整天好像无事做, 最爱在我身后走来走去 , 啍 ! 我打从心底裡知道她的想法, 想看看我的电脑屏膜, 想迫我办事, 你还未够班子。! 但我会记著你对我做的一切, 嘿嘿!  :『老公』

我想许久未想通,是要装著正常还是装有毛病他们才会放过我 ?

我真的非常渴望吸一口新鲜空气, 可惜这裡所有的门窗都是锁得紧紧的

最后我决定顺著他们的意向, 大方答覆著小医生子的问题,其实我每次都有记下,我的答案如不合他心意,他会伸直身子,瞪眼看我。/>
◎工作地址:970花莲市府后路26号      

◎联络方式:
联络方式:意者请于98年05月06日前检附资料(个人履历含学、经历证件影本),「甚麽?单凭这些资料,而且在这麽短时间内就知道谁是凶手?怎麽可能!想不到你平时游手好閒,不务正业,吊儿郎当,一副蠢相,原来竟是个......」
「那就是发现尸体的守卫!」
我说完后,望向月永,只见他一副震惊得目瞪口呆的傻相,接著一声大叫道:「白痴!不,是超级白痴!天呀,我竟然要跟你这个超级白痴同住在同一个屋簷下,为甚麽?为甚麽!」
我不满地喝道:「甚麽呀,白痴黑痴的,为甚麽守卫不可以是凶手?」
月永用一种像在看白痴的眼神望著我道:「世上真的有像你这样的白痴吗?杀了人后竟然还明目张胆地把尸体放到一个只有自己才能进入的方,这不就摆明地告诉别人凶手就是自己吗?白痴!」
这话听来的确有些道理,但是又好像有哪里不对。

这人也太HIGH了,HIGH到鞋子不见
但我怎麽觉得他有预谋好了
还是我看错?

不过这种可以跟影片裡的人一起玩的游戏倒是很特别1.协助彙整文件及文书资料处理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